浙江被高坠物砸伤男孩有所好转 预估半个月能出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16 11:14

  昏迷的虫虫有所好转预估半个月能出ICU

  各方爱心汇集,治疗费已不是最大难题各方责任如何认定,来看专业律师的分析

虫虫还在ICU里,情况有所好转。朱丽珍 摄

  被22楼掉下的三角阀砸中的男孩虫虫,牵动着大家的心(详见本报11月15日2版、3版)。13日事发当天,东阳公安局白云派出所民警就赶到现场进行处置,刑侦部门对现场勘察并固定证据。14日下午,嫌疑人祖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。男童受伤严重,手术后昏迷不醒。

  孩子最新情况怎么样了?现在医药费有着落了吗?报道见报后,钱江晚报收到了很多热心网友留言,每个字都包含着温暖的关爱。除了心疼虫虫外,悲剧背后,责任又该怎么认定?就此,我们采访了各界相关人士。

  谢谢大家的爱心

  虫虫稍有好转

  昨天下午2点到3点,是ICU探视时间。爸爸和妈妈早早就等在急诊ICU门口了。

  “我觉得虫虫是很坚强的。”虫妈说,他小小的一个人躺在病床上,头上盖着一块纱布,身上插满了管子。虫妈心疼地一直拉着儿子的小手,哭着呼喊他的名字,“我觉得他是有反应的,我喊他,他身体会动的。”

  “他的手脚有点凉,给他摸一摸,焐一焐。”虫爸说。

  “医院也组织了专家会诊,说我儿子的情况稍有好转了。”虫爸的语气显然比前天稍微轻松一些,他说如果不出其他突发情况,医生预估半个月,虫虫能出ICU,转入普通病房。

  让我们一起祈祷,虫虫能早日清醒过来。

  事发后,很多读者给钱报留言,字字句句情真意切,也有直接给虫爸账户打款的。有些网友自己还是学生,省下一顿饭钱也要表达支持。截至昨天中午11点,虫爸的银行卡已经收到爱心款1.36万元,支付宝16万多元。加上前一天小区业主的10多万元爱心捐款,目前,治疗费已经不是虫爸虫妈最大的难题。现在就是期盼儿子能快点好起来。

  “请钱江晚报替我们谢谢大家。”虫爸一个劲地重复这句话。

  责任怎么认定

  律师详细分析

  类似虫虫的遭遇,责任如何认定?浙江浙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申诉与执行专业部主任史君慧分析,首先要明确安装工的身份。如果安装工是空调公司或安装公司的正式员工,那么相应的公司要承担责任;如果是受雇于个体工商户,由个体工商户经营者和个人共同承担责任;如果是业主自己找来的临时工,没有经营资质,那么业主也要承担选任过失责任。在东阳这起意外中,如果肇事空调安装工祖某是受雇于公司的,那么孩子父母可起诉对应的公司进行赔偿。最后公司和祖某怎么划分赔偿责任,可以按照他们自己内部签订的合同约定来执行。

  那物业要不要承担责任呢?史律师坦言,光凭目前掌握的信息,还不能做判断。比如物业管理上有没有过失?如果受害人能证明物业公司管理上有过失,物业公司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如果明确是建筑物本身存在设计漏洞、建造过程中存在安全问题,要由相应设计公司和开发商来承担责任。

  肇事者祖某会承担怎么样的责任呢?史律师分析,如果是故意抛物,那就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;如果是不小心掉下的,那就是过失致人伤害责任。

  另外,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印发了《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、坠物案件的意见》,也对高空抛物的相关法律责任进行了厘清。《意见》紧密结合人民法院职责,通过举证责任分配规则推动当事人积极查找,同时要求各级法院加大依职权调查取证力度,充分运用日常生活经验法则,最大限度查找确定直接侵权人。对行政机关或者物业,除了排查以外,还要落实相关防范措施。比如督促小区安装探头等等。

  楼上曾掉下过滑板车

  业主忧心安全

  钱报记者在小区走访时,不少业主都说起高空抛物小区里已经发生不止一次。

  “前几天2栋这里,扔下来一瓶饮料,弹到了旁边一辆白车上。”一位业主说。

  “我们4栋1单元这边,以前还掉下过一辆滑板车!”虫爸用手比划了一下,“滑板车这么大都会扔下来,你敢相信?”虫爸说,那次他看到了,是一个小孩子,估计是太调皮了扔下来的。最夸张的,还掉过宠物粪便。

  其他业主也忍不住担心:高层随手丢东西的情况屡禁不止,悲剧还会不会再发生?